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四)

写手吞x画手茨
Surprise!521粗长掉落~

昨天更新的第三章后面又补充了很长一段内容,食用本章前请记得先阅读第三章的补丁哈,爱你们。

——————————————————


“嗡——”
手机在桌子上震动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都无人应答,震动声就停止了,不过几秒钟,又响起来。
沙发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索着抓到手机,按了接听。
“茨木童子先生,请问现在几点了?”一个女声不温不火地道,“你是不是昨天又熬夜了?”
“……你要干嘛……”茨木的脸埋在沙发里,声音低沉又模糊。
“……是这样,烈焰之酒,就你超喜欢的那个作者,不是我们公司的嘛,他们事业部计划把《大江山》漫画化,可能有意向跟我们这边合作。”
“……哦……哈???????”
茨木瞪大眼睛,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书和垫子掉了一地。
“醒啦?”对面笑了起来,“你也知道,咱们家画师都在忙,就你的作品刚完结,而且原作是严肃向题材,作者本人好像不太想过度萌化,你的风格刚好也比较合适,所以我跟博雅他们商量了下,如果没什么问题,这个项目可能先让你去试试……总之你先起床吧,清醒一下,半小时后我去你家。”

茨木愣愣地挂断电话,室内安静下来,午后的微风拂动着窗帘。
他低下头,身上还摊着一本《大江山》,正是昨天晚上读到半途睡着的最后一卷。
茨木又坐了片刻,突然举起手疯狂拍打自己的脸。
“我不是在做梦吧……啊!!!”
他重重倒回沙发里,兴奋地来回滚动,感觉自己脸都快笑裂。球球从小房子里探出头,黑豆眼眨巴着看疯癫的主人。
“不行,冷静,茨木童子,冷静,还没说一定就是你呢,冷静。”
连续发了两条状态感叹这件事后,他终于回过神,翻身从沙发里爬起来去洗漱。镜子里那张纵欲过度似的脸让他很不满意,下决心从今天开始早睡早起。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他给自己泡了麦片,拿起手机开始查看未读消息。

“不好意思打扰你,我的仓鼠开始磨牙了,不知道要不要紧?”
发信时间是昨晚,茨木开始啃书之后。
这个邻居住在茨木家往上两层,茨木此前从没在楼里见过他,男人的容貌称得上英俊,眉骨高挺,眼神凛冽,面部轮廓有着异国人似的鲜明感,红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马尾,好看得让他想为对方画一张像。这样的人,若是碰见过,他一定不会没有印象。
但这事本身也没什么奇怪的,即使一辈子都住在同一幢楼里,也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见一次。
茨木咬着牛奶袋子,手指开始按键盘。

“昨天有事,没看手机,抱歉。刚开始磨牙的么?”

对方很快回复:“是,从昨天早上开始。”
“方便的话,拍张笼子的照片给我看看。”
图片发送过来,一只黄色的毛球,窝在个蘑菇形状的小房子里。
“呃,可能是新家的环境让它压力太大了,我这还有点磨牙的东西,不然晚点带给你吧,还不行的话就建议你多给它买点玩具。你什么时候方便?”
“随时,今天都在家。”
“好的,傍晚我过去。”

不多时门铃声传来。茨木打开门,青行灯熟门熟路地走进屋,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开始给自己泡茶。
“项目的事怎么说?”茨木抱着胳膊靠在墙上。
“晴明他们的意思是,既然是同一个公司,资源就近,内部解决算了,我知道你可喜欢那个作者了,你如果有意向,回头我把你的作品给对方看下,”青行灯端起茶杯,“我觉得以你的水平,这个项目完全能hold,工作量是大了点,回头给你配个助理,专心只做这一个项目就好,怎么样?”
“你让我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呢,你还怕自己过不了关……”青行灯顿了一下,转过身,“等等,你在紧张?”
茨木没说话,坐到沙发上,抓过一个靠垫抱在怀里,面无表情地揉搓起来。

青行灯被逗乐了。
“啊呀,你紧张个什么劲儿?”
她也坐下来,开始逗笼子里的球球,“有机会合作了,肯定能和本人见面交流,这不是好事吗?你之前成天嚷着想要人家的亲笔签名呢。”
“我不是……”茨木咬着牙,“我当然想接!我做梦都想给烈焰老师画画好吗!但人家那么大手!作品那么棒!万一不想跟我合作呢?”
“不想跟你合作,咱们这儿也没有别的画师合适了,”青行灯喝了口茶,“茨木老师,别老当自己是人家小粉丝,你也是个大大好吗?拿出你平时的高冷来啊?”
“我……唉——”
茨木倒进沙发里开始叹气,青行灯怜爱地拍拍他,起身去开电脑。
“企划我都带来了,来,咱们好好研究研究,姐姐一定帮你把这个作者勾搭到手。”


————————————————


酒吞敲完最后几个字,修整了一下文章版面,发了出去。

他切换账号看了一下那个画手的首页,上面仍然挂着两条动态:
“啊!!!!!!!!!!大大!!!!!!!!!!!!!!!!!!!!!!”
“居然有机会勾搭到大大!!!!!!!!!我是不是活在梦里!!!!!!好幸福啊!!!!!!”

他冷漠地盯着屏幕看了片刻,摘掉眼镜,起身活动了一下,开始做晚饭。

门铃在意面出锅时响了起来。
酒吞打开门,茨木提着个小纸袋站在门口。
“磨牙用的,”他举起手晃了晃,“需不需要我看看你的仓鼠?”
“好啊,进来坐吧。”酒吞接了袋子,把他让进门,“喝点什么?水还是果汁?”
“不用了,谢谢。”
茨木似乎注意了他的围裙片刻,又很快把目光移开。
酒吞没在意,把仓鼠笼子拎过来给他看,自己解下围裙,开始吃饭,边吃边留意着茨木的动作。而茨木只是自然地观察着笼子,没有试图去触碰那只缩起来的黄色毛球。他的手臂随意地搭在膝盖上,身处陌生人的家中,似乎完全没有令他紧张,又或者是那部小说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总之他整个人看起来轻松而愉快。这让酒吞也放松下来,想到对方是他的读者,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感觉还正常,不要放在太亮太吵的地方就好了,平时多跟它玩,慢慢会好的。”
等一盘面见了底,茨木才开口说话。
“好,谢谢你。”酒吞咽下最后一口食物,自嘲地笑笑,“我不太会养这玩意,这是朋友送的,我觉得她大概是想整我。”
“真的?这么巧,我那只也是朋友送的,”茨木笑起来,“她说怕我一个人烂死在家里,让我有点生活的动力。”
“你也一个人住?”酒吞说,“我也是。”
茨木笑了笑,这时仓鼠从窝里爬了出来,焦躁不安地开始咬笼子。
“哎哟,不好意思,”茨木往后缩了缩,举起双手,“仓鼠比较排外,它可能闻到我家球球的味道了。”
酒吞被这个过于可爱的名字逗笑了,他忍住调侃对方的冲动,过来把鼠笼提走,放到窗下去。鼠笼下面的垫子滑开了,于是他强迫症发作地整理了片刻。

身后的沙发上传来一声短促的吸气,仿佛尖叫被强行压抑在喉咙里。
“怎么了?”
酒吞敏锐地捕捉到,起身去看。
“啊——没事没事!”茨木慌慌张张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就是,就是刷到一个好玩的东西。”
他的脸有点涨红,努力掩饰着自己,看起来很不自在,跟片刻前判若两人。
酒吞莫名生了几分逗人的心思。
“是什么?可以给我看看吗?”
他不经意地走过去,装作要探头去看茨木手里的手机。
茨木这下是真的有点紧张了,他把手背到身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小腿撞上了后面的沙发,一个趔趄。
“喂我——”
酒吞想伸手扶他一把,却被他伸出来的腿绊住,瞬间失了重心,和茨木一起跌了下去。

空气很安静。
酒吞一只手抓着沙发背,一只手撑着沙发,努力不让自己压下去。
茨木整个儿被笼罩在他的阴影中,表情看起来有点懵,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僵在那里。
“——我是开玩笑的,你别紧张……”
酒吞条件反射地把刚刚说到一半的话补充完整。
“哦……”
茨木呼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陷在沙发里看着酒吞,好像在等他做些什么。
酒吞也有点混乱,这时候应该做什么?他的大脑像是被晃成了一团浆糊,思维也跟着慢了半拍,而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眼前那头凌乱的、看起来手感很好的白色头发上。

“那个,”过了片刻,茨木终于忍不住出声,“要不你先起来?”
“……哦,好。”
酒吞这才反应过来,撑着沙发直起身,茨木也磨蹭着离开沙发,站了起来。
“那就不打扰你了,我回去了,有事再联系?”
茨木说着,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好,今天谢谢你。”
酒吞收拾心情,重新摆出礼貌的微笑,送他出了门。对方简短地说了句再见,就快步离开了。

酒吞关上房门,在客厅里站了片刻,才开始收拾餐桌。
他心不在焉地洗着盘子,脑袋里仍然在回放茨木脸上急于逃开似的表情。
那个意外太过尴尬,茨木的反应更是让他忍不住在意起来。茨木看上去是个友好热心的人,他不希望对方因为这件事情有什么不愉快的想法。
思来想去,他只觉得自己实在不该开那个轻浮的玩笑。



而另一边,茨木进了家门,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就把自己摔进沙发里,眼里的兴奋快要溢出来:
“可恶,都是青行灯那女人,搞那么久,让我错过更新!!路人太太我来啦!!”



tbc

一个不小心奔中长篇去了(惊恐)

评论(82)
热度(1140)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