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三)

写手吞x画手茨。

说好周更嘛,压线掉落一小段520贺礼~

这个题材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许多同人创作相关,都是剧情需要,大家不要较真,随便乐呵一下(ؓؒؒؑؑؖؔؓؒؐؐ⁼̴̀ωؘؙؖؕؔؓؒؑؐؕ⁼̴̀ )


————————————————————

茨木从浴室里出来,一只手拿着毛巾擦头发,另一只手抓起手机看了一眼。
没有更新。

路人太太断更的第三天,想她。

私信倒是累积了好多条,全是来自那个小粉丝,茨木坐到沙发上,打开消息栏一条条看完,中心思想毫不意外都是催更。
他正在思索是否直接关掉窗口,小粉丝立刻又发来一条:太太,你上线了?
这下子蒙混不过去了,茨木开始痛恨这个软件里私信会显示是否已读的功能。
他拍了拍脸,决定拿回主动权。

“无照驾驶:上来吃粮,不更新。”

“(ㅍ_ㅍ):为什么不更新呢?有很多喜欢那张图的人在等。”

“无照驾驶:是吗?我没觉得啊,反正我还会画别的。”

“(ㅍ_ㅍ):……我就很喜欢那张。”

“无照驾驶:真的么,我可没见你留言,点赞那么多,我看不过来。”

“(ㅍ_ㅍ):……”

“无照驾驶:怎么?”

“(ㅍ_ㅍ):……我平时都不留言的,怕伤害你感情。”

茨木眯起了眼睛。

“无照驾驶:怎么个伤害法,你说说。”

“(ㅍ_ㅍ):……你保证不生气,不删图?”

“无照驾驶:大哥没那么脆弱,你说,我听着。”

“(ㅍ_ㅍ):那我就直说了,我觉得你这个条漫,画面和分镜都特棒,但故事有点问题。”

“(ㅍ_ㅍ):你这个时间是设定在原作天皇第一次派兵攻打大江山之后吧?我看出来了,书里酒吞在那次战斗中胸口被砍伤,差点伤到要害,回来后茨木给他处理伤口,两个人有一段单独相处的戏份,还喝了酒。茨木劝酒吞说喝酒对伤口不好,但酒吞没听,最后茨木还和他一起喝了。”

茨木有点惊讶,他确实挑选了这个场景,但只画了一起喝酒的部分,唯一的信息是在鬼王敞开的衣领下面,露出了纱布染血的边缘,而且原作里一起喝酒的场景实在太多了,至今还没有人猜到这张图的出处。

“无照驾驶:可以啊,这都看出来了。”

“(ㅍ_ㅍ):然后你的台词,和人物表情,感觉有点太狂放了,不像是刚经历过生死关头的感觉。”

“无照驾驶:但他们俩平时就一直是这个风格啊。”

“(ㅍ_ㅍ):是这样,但性格如何潇洒,终究还是血肉之躯的人类。原作里这场战争让他们的部众折损了三分之一,从这里开始,酒吞已经看清了他们与皇家部队实力相差悬殊,败退无非是时间问题。作为首领,他有责任带领部众保卫家园,但也肩负着部众们们的性命,所以这里酒吞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他在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而他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全身而退,不顾身体去喝酒的行为,正好体现了这一点。”

“(ㅍ_ㅍ):然后茨木呢,对大将很关心,反正酒吞一向不听他的,他也习惯了。但这时候他的心情也是很沉重的,你也知道,他追随酒吞,就是因为酒吞的强大,这么多年来,酒吞还是头一次在他面前伤成这样,这对他是一个冲击,他会发现酒吞不是无所不能的,但多年的忠诚和感情又让他不愿意面对这一点,还要强打精神劝慰酒吞。所以他的状态和酒吞是差不多的。”

“(ㅍ_ㅍ):所以说,我觉得你的表现形式有点放飞了,不是很符合当时的情况。他们是很豪气,但有心的东西都是有恐惧的,越重情义的人,就越是这样,这没什么不正常的。”

“(ㅍ_ㅍ):……太太?太太你还在看么?”

“(ㅍ_ㅍ):……不好意思,我说得太……当然搞同人也没必要太严肃,我只是提出一点建议,你不用太在意的。”

“(ㅍ_ㅍ):……太太,你说句话呗。。。”

茨木顾不上回复,把对应的那卷抽出来,重看了那一段对话,越看越觉得小粉丝的分析十分到位。
他放下书,思索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拿起手机。

“无照驾驶:回来了,刚看书去了。”

“无照驾驶:我算知道你为什么不评论了。。。你可能还是别评论比较好。”

“(ㅍ_ㅍ):………………”

“无照驾驶:不过你说得挺对,我可能粉丝滤镜太厚了吧。你对原作理解还挺深的。”

“(ㅍ_ㅍ):就是一般程度……你别在意。”

“无照驾驶:不痛不痒,我还不至于这点意见都接受不了。”

茨木发完消息,拉回去又重看了一遍对话,只觉得这本书的书粉真是强大,一个吃粮的小粉丝都如此有见地,他一个产出的,怎么能落后于人?
他站起身,给球球添了鼠粮和水,又煮了一壶咖啡,把一整套书从书架上抱下来,翻开了第一卷。


——————————————————



“无照驾驶:好了,我去工作了,这条考虑重画吧,如果有什么新想法,我再跟你讨论下。”


酒吞放下手机,心情复杂地躺进椅背里。

他一个不小心说得太多了。幸好这个画手看着神经,意外地还比较好沟通,看来是个可爱的人。换成别人被这么痛批自己作品的核心思想ooc,怕是早就玻璃心发作了,不挂他也要骂死他。

涉及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控制不住也是正常的,这也算是作者的通病之一。


这部小说的诞生,源于一个赌局。

酒吞从前写文剑走偏锋,爱好爆冷题材,又不肯迎合读者口味,作品总是不温不火。他的编辑大天狗恨铁不成钢,有事没事就发全组订阅数据统计过来,酒吞基本都是垫底。

酒吞本人倒不很在意这个,他本来就不靠写作收入生活,要是不能随心所欲地写,还有什么意思?因此从来都是跟大天狗正面硬杠,谁也不肯服输。时间久了,两人每次见面几乎都以冷哼开始,以冷哼作结。


“哼,我是不指望酒吞了,他什么时候销量能破百万,我都能背着博雅爬二十层楼梯。”

有次年会上,作者们聊起新一年的目标时,大天狗冷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一众编辑和作者们喷笑出声,纷纷起哄要求酒吞应下这个赌局。酒吞看了看大天狗的身板,又回忆了一下印象里他发小的身材,也来了兴致。

“好啊,下一本新书,咱们走着瞧。”

荒川立刻拉着满桌人热热闹闹开起了盘,源博雅溜达到这桌,也来掺和,直接押注在酒吞身上,大天狗被他气到话都懒得说,坐一边喝酒去了。


“酒吞下一本新书,想写什么题材?”

笑够闹够,姑获鸟问他。

“还没想好,但打算写个和以前不一样的。”

“我看你不如写个妖怪故事题材算了,”阎魔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气势一如既往地像个统治者,“以你的水平,哪怕不火,肯定也不会扑街。”

“这个挺不错哦?”荒川不怀好意地笑起来,“怎么样酒吞,来写个平安时代人与妖怪的浪漫恋歌?”

“去你的。你自己写。”酒吞锤了他肩膀一拳。


年会结束在笑闹中,酒吞顶着做游戏被硬套上的假发去了停车场,深夜风大,造型奇怪的假发在风里来回晃动,地上的影子也仿佛活了起来,好像一只脑袋上长满触手的怪物。

那一瞬间,一个想法在酒吞脑中成型。

他决定以他自己的名字来源——酒吞童子这个大妖怪的传说蓝本为切入点,创作下一本书。



看资料是第一步。

酒吞童子的故事虽然广为人知,可供参考的资料却并不多,神怪传说,总是套路满满、漏洞百出的,光是出生地和少时经历,各地就有许多不同版本的记载,《御伽草子》中倒是有不少退治方面的细节描述,想必作者充分地发挥了想象力。

看得越多,酒吞几乎越能确定,历史上的酒吞童子传说,只怕又是一场中央与地方势力斗争的美化版本。不知为何,他脑中浮现出了一个身材高大、面容邪异的原住民首领形象来。

到了这一步,他终于能够确定,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得知他的想法后,大天狗也很惊讶,不明白说好的妖怪故事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严肃向历史小说,但他也早习惯了酒吞的不按套路出牌,且平安时代虽然号称人鬼共存,鬼神传说背后往往还是人类之间的利益纠葛,他自己也对这类题材很感兴趣。因此他只是问酒吞:“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连载?”

“先写写看吧,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型。”酒吞回复。

……也是,哪个作者还不坑几篇文呢,不到写完,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大天狗对待工作向来一丝不苟,很快跟酒吞大致敲定了故事背景和基本框架,又上心地提供了不少历史资料。那时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部小说让酒吞从组内垫底一跃上了榜首,真正名利双收。


书是火了,赌局也赢了,大天狗也履行诺言背着源博雅爬了二十层楼——源博雅的脚根本就一直踩在地面上,虽说他本人一直强调这是非自愿放水,还是自掏腰包请在场所有人去吃了自助。

皆大欢喜。

酒吞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之前写书,不论是什么样的故事,都没有掺杂太多个人感情戏,还曾被读者嘲笑是“直男文风感情小白”,唯独这一部,写到中后期时,总觉得人物脱离了他原本设定好的方向,渐渐出现了大段暗藏机锋的对话和内心独白。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人物能够自由行动,说明人设已经比较立体了——但扭不回来就是大事了。他写了删删了写,还是没法平衡比重,最后决定听天由命,不行就坑。

没想到就从这里开始,作品热度渐渐高了起来,甚至有读者暗搓搓萌起了主角和二把手的cp——酒吞不是真的那么老古板,他也混二次元站,多少明白读者为什么会萌上这对。这就令他更加疑惑,起初设定中很单纯的朋友关系,为什么会发展到连他自己都觉得微妙的地步。

想来想去,他跟公司告了假,以休息为名窝在家里,开始反思自己笔下的人物关系。


……总之先从同人文开始看起。

酒吞深深为自己的策略感到得意,但这种得意没能维持很久,他就再次验证了一条准则:有多少个读者,就有多少个哈姆雷特。那些文章里的人物塑造大部分很棒,但都和他自己的感觉不太一样。


那,要不自己写个?


酒吞被自己脑袋里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然后他认真思考了一瓶酒的时间,觉得也未尝不可,刚好可以写写没能成型的那些支线故事。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文写了快有七八万,人物关系还是像本篇里那么微妙着。

他的反思碰到了瓶颈。


酒吞坐了片刻,身后又响起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烦躁地起身去看笼子,一走到笼子旁边,声音就停止了。

他重新回到工作台前,刚打开大天狗发来的新项目文件,咯吱咯吱声又响了起来,透过耳朵直往他脑袋里钻。


那只仓鼠不知怎么的,从今早他起床开始就在磨牙。他在论坛里咨询,但所有人说法不一,思来想去,他还是给昨天在楼下碰到的男人发了一条信息:

不好意思打扰你,我的仓鼠开始磨牙了,不知道要不要紧?


对方一直没有回复。

酒吞头痛地听着那声音吵闹,最后干脆抱着笔电坐到笼子旁边去。声音总算暂时停止了。


果然求助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还是太奇怪了吧。

但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友善,大约是因为同看一本书的关系。他还有个那样的名字,昨天互通姓名时,两个人明显都愣了一下。酒吞本以为自己父母的水准已经够奇葩,等到真有个对应的名字出现在面前,他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酒吞没来由地认为,对方喜欢那本书,应该是因为书里和他同名的茨木,毕竟那真是个讨人喜欢的角色,又单纯,又诚挚,头脑和战力也都不输给他追随的鬼王。

——他甚至把头发都染成了白色,和书里的茨木一样的颜色。


……虽然作为书粉来说,似乎有点儿用力过猛,但也挺可爱的。




tbc

评论(51)
热度(1121)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