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一)

现paro,写手吞x画手茨,放飞自我轻松向。

写本子过程中摸鱼的脑洞,实在觉得太好玩了,决定写出来,虽然写出来好像没那么搞笑了……
ooc,毫无逻辑,如果出现别的cp会在每个章节开头标明,可能是周更。

献给可爱的写手和画手们!如果捉到细节影响观感请务必跟我说明!
——————————————————

茨木童子丢了个快递。

这是个挺稀奇的事,这幢公寓的物业管理向来很好,搬来这儿一年多,他还从没丢过快递。虽说只是一箱零食,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最后又翻了一圈,确认是真的找不见了,才从乱七八糟的快递堆里站起身来,跟保安打了招呼,去按电梯。等到电梯开始上升,他从光亮的门上看见自己的脸:头发凌乱,脸色灰暗,眼窝下一圈厚重的阴影。明白人知道这是死线临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生活混乱纵欲过度。

进了家门,他将手机重新调成飞行模式,把自己往沙发里一扔,瘫着不动了。矮桌上的仓鼠慢悠悠地从小房子里扭身探出头,看主人一眼,又慢悠悠地缩回去,只留一个圆圆的屁股露在外头。

茨木脑袋歪在沙发边沿上,盯着那坨毛乎乎的仓鼠屁股看了几眼,恶向胆边生,伸手进笼子把毛团抓出来,开始边挠边思考新的拖稿理由。

毛团子是他家编辑送的生日礼物。青行灯三天两头地数落他太不可爱,死气沉沉,是条老咸鱼,诸如此类,最后干脆给他买了个小动物,美其名曰锻炼他的责任心和生活能力。一开始茨木内心是拒绝的,毕竟他从小到大都没什么动物缘,连公司附近常来蹭食的流浪猫,见到他都要贴墙根溜掉。不过一回生,二回熟,在经历了被拉一手不明物体和被咬坏两个鼠笼之后,这只黑毛团像是发现主人十分懒得理他,也就渐渐不那么抗拒茨木的亲近了,总算让茨木重拾了一点信心。

“就算不为你自己,也为球球想想!按时交稿,大家各自安好,ok?”

茨木挠着掌心里瘫成一团的胖仓鼠——他自己觉得这个名字还挺惟妙惟肖的——满脑子都是青行灯语重心长的脸。

零食丢了,不想画画。——不成,青行灯会买一堆零食拎到家里来看着他画。

身体不适,不想画画。——也不成,青行灯会把他揪去医院做一套全面体检。

没有灵感,不想画画。——更不成了,开什么玩笑,他茨木童子什么时候缺乏灵感过!?

他只是单纯地不想画。为什么这种事一定需要理由?如果他有心情想理由,还不如干脆去画画。

职业漫画家茨木童子,今天第无数次真情实感地叹气。

“叮”。
手机响了一声。

茨木艰难地挪动身体,从屁股底下把手机摸出来,看了眼屏幕。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他猛地翻身坐起。

太太更新了!

茨木除了画画,平时没什么爱好,看小说算得上是一件。这其中有一本历史小说,他十分喜欢,喜欢到把那套书供在书架上最显眼的地方,以便随时随地拿起来重温。

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大江山》,主线内容是酒吞童子退治,熟悉日本妖怪传说的人都知道,在平安时代的丹波国境内,居住着以酒吞童子为首的一群恶鬼,杀人劫财无恶不作,最终触怒了上层势力而被退治。作者从另一个视角分析了传说背后可能隐藏着的历史真相,将酒吞童子及其手下设定为占领一方土地的原住民,描写了他们与统治阶层对抗的故事。茨木从这本书连载阶段就开始追,那时作品热度也只是寻常,到了中后期,故事渐渐推向高潮,人物情感也愈发鲜明,其中酒吞童子与其副将茨木童子的相处模式更是有戏,套用一个写手的点评:可谓火花四溅,暗流汹涌。而在故事结尾处,大江山的反抗者被消灭殆尽,酒吞童子被当场斩首,茨木童子遁入黑暗不知所踪,这场战争被统治阶层美化,以妖怪传说的形式流传了下来。全书架构庞大,布局严谨,细处遵守史实,还原时代风貌,最难得是每个角色都不刻板,连仆从杂役这样的路人都能写得十分生动,故事悲壮,震撼人心,细节处又含着脉脉温情,简而言之,属于此书不火,天理难容的那种类型。

老天还是讲道理的,这本书毫不意外地火了,茨木给这本书贡献了无数好评,又用大号全方位给粉丝卖安利艹热度,可以说是个十分合格的自来水,架不住作者太高冷,只写了这一本书,社交媒体账号和各类活动全由出版方运营,从不回复粉丝,也未在公众视野里现身过,否则茨木第一个就去抢粉丝会会长的位子。

官方活动搞起来之后,首页上很快涌现了第一张同人图,然后是同人文,同人歌,同人视频……优秀的群像式作品,往往能够给同人创作提供良好的发展土壤,同为创作者的人们,出于对作品的热爱,自发地将故事的无数种可能性延续下去,这本身就是件很可爱的事。茨木作为一个画画的,自然也要为组织做贡献,他初混同人圈,也不知该做什么,索性给喜欢的cp开了辆豪车,这就算是入圈了。

说来也是巧,他喜欢的cp,恰好就是小说里贯穿始终的那两位,“鬼王”酒吞童子和他的副将茨木童子。

茨木长到这么大,自诩不是个文化人,但也多少知道自己跟平安时代的一个妖怪同名,现在真情实感地喜欢上了故事里的同名人物,也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要问原因,那肯定是原作者写得太好了,把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感情都写尽了——于是他也没有什么能做的,只好开车。他商稿从来一本正经,此番仿佛放飞自我,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污力一朝爆发,各种play轮着来,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直到看到了一篇同人文。

说来还是巧,茨木很少看同人文,觉得没有人能超越原作带给他的震撼,惯例被打破是某天青行灯在群里分享了一篇文,茨木带着“什么样的同人文能打动这女人”的好奇心点了进去,然后握着手机在马桶上坐了一小时。

这篇文真是太棒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作者,简直比原作还要入木三分。他热血沸腾地给每一章都写了评论之后这样想着,切换了大号又转发一次。

作者id叫“路过大江山”,头像是小说封面,显而易见是个和茨木一样的真爱粉,故事也是原作向,深挖了许多原作没有写到的历史事件,因此还在连载中,更新极慢,感情线也十分朦胧,若即若离,挠得人心里痒痒。

令茨木醍醐灌顶的是一个片段,二人在溪流旁对饮,副将表达了对天下局势的困惑,鬼王随手捡了一块石头抛进溪水里。
“……你看这水,总要流向它该去的地方,天下也是如此,总要走上既定的轨道。难道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它吗?而这石头,因为自身的重量,才能够在水中沉下去,沉得多了,也能改变一部分水流的方向。……茨木童子,你与本大爷,担负着这大江山上无数人的性命,你最好在此想清楚,过了今夜,可容不得你有半点犹豫了。”
“挚友……我明白了,我心也如这石头,在你所在,守你所守,不论结果如何,但求没有愧疚。”


这段台词令茨木头皮都发了热,有种寻到了多年知音的感觉。没有错,搞同人不就是用爱发电么,但求更多人喜欢这部作品,喜欢这两个人,任外面如何喧嚣,他的爱巍然不动。

这个作者真好,真强,真有范儿。

带着这种真情实感,他迅速开了个野车表白。

但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两周过去了,太太发了更新,也依然没有回复评论和艾特。

喜欢的作者都是同一个画风,茨木心里也有点苦,但他不气馁,他仔细视奸了每一篇更新,发现太太从来不回复任何评论,大概只是很高冷。

没有关系,他想,高冷他也喜欢,太太只要写下去就可以了。


食完了更新,茨木又开始真情实感地写评论。

“太太,您真是太棒了,您这种作者简直是世界宝藏,文章逻辑缜密得可怕,又能带动读者情绪,又冷静又强大,啊,语言无法形容太太的好,您的好我能说上三天三夜都不会累……”

他眼睛冒光,双手飞快地打着字,球球早在他坐起来的时候就掉到了肚子上,兜在软乎乎的卫衣里也不乱跑,继续安安稳稳地瘫着。

写完。检查。没有错别字,很好。发送。

茨木带着心满意足和某种诡异的使命感躺了回去,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撸仓鼠毛。

手机忽地又响了一声,是一条新私信。

他直接划开来看。

“(ㅍ_ㅍ):太太,你的条漫什么时候更新?我知道你在,我看到你给路人太太评论了。”

……

这他妈就有点尴尬了。




tbc

酒吞本章没出场但你们可以随便猜猜他的身份(doge.jpg


评论(145)
热度(2141)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