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雪白龙胆

机场迅速摸个香水脑洞,非常短小的意识流,咖啡糖。

———————————————————

苦。
一丝细微飘忽若有似无的清苦,不经意地搔了一下他的鼻尖。

眼前景物皆从视野中褪去,他看见开遍山坡的龙胆花,花朵上缀着晨露,散发新鲜苦涩的气息。
一只形状狰狞的手,五指展开在他面前,掌心是一团幽幽跳动的黑火。
似为森冷得如同来自地狱深处的黑暗所诱,他伸手触摸那漂浮的火焰,手臂上有血迹流淌,沿着指尖缓慢滴落,火和血相融,燃烧殆尽,留下灰的味道。

灰。草与木。
雨后的泥土。饱含浆汁的绿叶。
尚带有涩意的新酒。

没有更苦的酒了,裹挟着一丝草药的辛辣,回味却绵长地在心头打着转,诱使他更加贴近几分,再更加贴近几分,舌尖与哺来那苦味的源头温柔相触,化为一个交缠的吻,在无人的山野之中,冰凉的冬夜月下,将皮与骨揉碎在一处,只有心跳如鼓,疯狂搏动。
清苦的气味更浓烈了,身下的白发鬼难耐地仰起头,肌肤湿漉漉透着红,却散发着林间雪松的气息,冷而洁净。光华流转的金瞳被薄雪覆盖,他俯首以吻暖热,唇舌最轻柔的压迫,也令脆弱眼球微微颤抖。
少顷那双眼乖顺地张开,黑沉沉的眼底竟满是悲怆,巨大丑陋的鬼爪探向他的喉咙。
他反手握住,却觉指掌湿黏,一眼望去尽是猩红


他的视线便是在这时脱轨,歪向一侧,缓慢下坠。
视野里的鬼转动头颅,黯淡的金色眸子牢牢注视着他。

“喂?这位先生你还好么?”

他回过神来,哪里有什么龙胆花和白发鬼,他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耳中尽是嘈杂声音,面前的青年一只手伸到他眼皮底下,掌心躺着他的车钥匙。
他用力眨眼,咽下一瞬间涌上心头的茫然若失,礼貌地回以感谢,探手去取那个黑色的小方块,同时视线上移。

手指相碰的刹那,他听到自己的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
世界在此刻沦为背景。鲜明之物唯有那双金色的眼睛。

取到了钥匙的手指继续向前,握住那只肤色深暗的手,熟悉又陌生的苦味一点点包围上来。
他弯起了紫罗兰色的眼睛,露出一个侵略意味十足的笑。

“找到你了。”


———————————————————

退治双亡转生的两人重逢的片段。
年间实在太忙,只能摸个段子,心里苦(/ _ ; )
话说那颗针女真的速度+8了,必须守信熬糖,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

评论(24)
热度(282)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