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十一)


写手吞x画手茨。

不能辜负我的奖状~

本篇就是个糖罐子啦没有什么暗黑设定,不要被吓到!

但那篇正剧文可是教科书BE所以我不写绝对不是因为懒得动(划掉)


————————————————

“……你这就算完稿了?”
酒吞从电脑前转过头来,神情凝重地看着他。
“差不多吧,还得给画个封面,其他的应该没事了……怎么了?”
茨木莫名其妙。
“……”
酒吞重重向后一靠,仰在沙发背上一脸烦躁地盯着天花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沙发扶手,这是他思考时的惯有动作。
茨木隐约猜到了什么,看这反应大概是卡文了。
“卡文啊。烦死人了。”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测,酒吞开口说道。

距连载正式上线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茨木这边的工作已经基本结束,还可以趁着空白时间画点存货出来。酒吞就没那么好运了,脚本搞定之后,大天狗给他派了新任务,要他配合漫画上线宣传出一篇番外。按说番外这种东西可选择范围很广,主角的,配角的,过去的,未来的,甚至现在的,随便抓一个梗都能写,但他花了一周时间去思考,还是没构思出一个合适的故事,原本充足的时间就在思考中慢慢过去——这也怪不得他,正篇完结到现在都半年多了,他又不务正业地跑去写什么衍生,不少他中意但原本没写的梗已经在衍生文里用掉了,现在想破头也不知道写什么好,又不能直接抓一段现成的来用,实在是有苦难言。
茨木虽不知他心里这些纠结,但多少还是能体会一点难产的痛苦,写不出来和画不出来的感觉毕竟也差不多。因此他只是同情地递给对方一块巧克力。
“要是能帮得上你就好了,可惜我不会写文。”
酒吞接过巧克力,拆了包装纸丢进嘴里,醇厚的可可香味立刻在舌上化开,初时觉得苦,慢慢地从那股浓郁的苦味中渗出甘甜来。
“哎,本大爷问你,”他对茨木道,“你也是读者,你想看什么?”
“当然是想看主角组秀……友情的故事!”
茨木差点一个“秀恩爱”脱口而出,话到嘴边及时拐了个弯,总算没酿成惨祸。
他这厢出了一身冷汗,不住提醒自己在原作者面前千万不要乱说话,那边酒吞却好像对这个话题发生了兴趣。
“怎么个秀法?”
“就是,你看,正篇里线那么多,留给他们俩单独相处的戏份就不是很多了,只有几处重点,但也确实刻画得很好,他们之间的情谊很动人,几乎算是离对方最近的人了吧,要评价一个,离不开另一个……我很喜欢他们这种相处方式,不少人应该也都是这么想的。”
“哪种相处方式?领导者和追随者?”
“也不完全是这样……”茨木努力组织着语言,“就那种,冷静理智和热情赤诚的碰撞,虽然平时的想法南辕北辙,关键时刻还是会并肩战斗,很棒啊。”
茨木的话让酒吞陷入沉思。
“你觉得好的友情应该是这样?”
“唔,就他们俩之间来说,这样就挺好的。起码我是想不到更好的了。”

“行吧,本大爷好好想想。”
酒吞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摸出手机开始打字,茨木见状,也不再打扰他,低下头继续抱着手机玩游戏。

“……唉。”
又过了片刻,酒吞重重叹了口气,放下手机。
“还是想不出来?”
“嗯,真麻烦。”
“实在不行就休息下吧,有没有什么充电的办法?”茨木好心建议道,“我们部门的画师各有解压方式,有人撸猫,有人抽烟……。”
“你这儿都没有啊,只有一堆零食,”酒吞瞥了眼他手边的饼干盒,“你吃这么多甜食,怎么不见长肉?”
“我有运动啊!”茨木大感冤枉,“画画久坐对身体不好,所以我每天都在家里健身!而且这个饼干是咸味的,不是甜的,来一根?”
“……算了,想得本大爷犯困,”酒吞按了按他的沙发垫子,“最近让这事搅得,都没怎么睡好。”
“要不要睡一会?”茨木随手拍了拍自己的腿,“可以为老师提供枕头!”
他本是开个玩笑,谁知酒吞竟然点头道:“好啊。”
茨木还没反应过来,酒吞已经滑下沙发,顺势躺下,枕在他腿上,抬眼望见茨木一脸呆滞,又好心解释道:“沙发太软,不好睡。”
茨木愣愣地点头,整个人僵硬得像个木头桩子。

两人很有默契地沉默了一会儿。
“番外这种东西,当时没写,后来也就不知道该写什么了,”酒吞忽然开口道,“而且大天狗嘴上说让我自己看着发挥,其实配合宣传才是主要目的,难免会考虑到效果方面,就不那么自在了。”
茨木还是头一次听到酒吞说这样的话,他的语气如此自然,仿佛只是随口一说,眼睛却看着别处,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虚空中的某一点。
“其实你已经很棒了,我说真的,你是我最喜欢的作家,迄今为止让读者喜欢的东西,不也是你一笔一笔写出来的吗?所以不要太担心吧,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我喜欢的……读者喜欢的,就是你笔下的故事。”
茨木认真地说。他不擅长安慰别人,但总得努力一试。
“是么?”酒吞笑了一声,“算了,别管我,睡一会就好。”
他翻个身,侧躺着,在茨木的注视下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缓,身体也放松下来,眼看是真的睡着了。
茨木直到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想了想又放下,低头看着睡着的酒吞。

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这几天总是阴雨连绵的,搅得人心情沉闷。茨木不喜欢下雨,雨天外出的感觉很不好,水汽会无孔不入地钻进袖口、衣领,被打湿的头发黏着皮肤,黏腻的潮湿感总让人觉得十分不适,于是就只能待在家里,尽量减少外出。他讨厌任何被影响着无法做什么的感觉。不自由的感觉。尽管这在人生中无可避免。
酒吞已经睡得沉了,为了不影响对方的睡眠,茨木只得一动不动地坐着,也不能发出声音,很快就感到身体变得僵硬。但是很奇怪,这种感觉并不讨厌。茨木想。哪怕只能坐在这里看着,也并不觉得麻烦,只希望酒吞能好好睡一觉,最好再做个好梦。
他注视着酒吞的睡脸,在心中再次感叹这个人的好相貌。什么样的画笔能画出这样的容貌?他抬起手,手指隔着虚空描画酒吞的侧脸线条,从额头到眉心,到鼻梁,嘴唇,下颌,多一笔或少一笔都不合适,这样刚刚好,语言难以描述那种刚刚好的美。酒吞的容貌冷峻,不笑时显得严肃,一旦笑容在那张脸上舒展开来,便如同冰雪融化。美丽的红色头发被束在脑后,发丝垂落在茨木腿上,在阴雨天并不明亮的光线里也鲜明惹眼。他的眼睛安静地合着,但茨木知道那双眼睛睁开时有多么锐利慑人。被那样的眼神注视着,便仿佛被剥去了伪装,心中所有的想法都无处可藏。
狮子即使在沉睡之时也是危险的,但他睡得这样安静,倒让茨木心里涌起一股奇特的温情,只恨不得就这么守着他,让天底下任何人事物都没法打扰他的睡眠。酒吞从来都是冷静的,理智的,强大的,有能力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今天这般烦躁不安的样子,茨木还是头一次见,但他很高兴酒吞能选择向他吐露自己的感受,写作也好,生活也好,他很乐意有机会为酒吞做些什么。即使是这样少见地显得脆弱的酒吞,他也觉得很可爱,并由此感觉离对方更近了一些,像云雾被风一点点吹散,见到了山巅上的明月。因为酒吞很好,他写的故事是好的,写出这样的故事的他本人,自然也是好的,他都很喜欢。
茨木这样想着,忍不住笑起来。和酒吞一起度过的时间,总让他觉得快乐,此刻也不例外。

雨仍然在不住地下。



tbc



酒吞:不然番外干脆就写退治后报仇不成被断手的茨木童子的故事吧。
茨木:…………………………?????????

原谅套餐.jpg



评论(35)
热度(755)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