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九)

写手吞x画手茨


算了算了,随缘更新。

————————————————————


“青行灯:完整的人设方案看过了,我觉得可以,有疑问的几个地方回你邮件了,剩下的细节部分你和烈焰老师对焦吧。”

“青行灯:你们沟通没什么问题吧?”


茨木想了想,打出一个“没”。


“青行灯:没有就最好,姐姐开会去啦,有事打我电话。”

青行灯最近总是有会要开,项目重心如今落在漫画这头,大天狗那边只需要配合宣传,她却得抽出大部分精力来把关各种方案和作品进度,某天跟茨木开玩笑说起最近都脱发了,茨木嘴上嘲讽她,转头就下单了一套她喜欢的护发用品,青行灯收到后开心地PO了照片,直言含辛茹苦养大的作者知恩图报,有这技能何愁拱不到好白菜。评论里头茨木那句“有本事先解决自己再操心别人”被赞上了顶层。


茨木窝回沙发中央,右手拿着手机刷推特,球球蹲在他左手掌心里,咔擦咔擦地啃玉米片。他盯着毛乎乎的黑绒球看了一会,伸出手指戳了下它的屁股。

受惊的仓鼠一扭头,小黑豆眼无辜地看着面无表情的主人,对视几秒,见主人没有继续捣蛋的意思,转过身去继续咔擦咔擦地啃。

它越来越胖了,最近茨木忙着画图,没空理它,它就在圆滚滚的小房子里窝着,吃了睡,睡了吃。茨木交了作业,把它抓出来玩,它却在手心里窝成一个球,不肯动弹。茨木早知道自己家的鼠懒,没想到放任几天就长胖了,胖了之后又愈发地懒,可不是个恶性循环?

有没有什么给仓鼠减肥的办法啊……

他很忧愁地抚摸鼠背上柔软光滑的毛,球球这回理都懒得理他了,专心致志地继续吃。


他又打开聊天界面看了一眼,和酒吞的聊天框里只有一条“收到”,时间已经是一个小时前了。


开完启动会没过几天,他们俩就被揪去公司签了书面协议,两边的负责人安倍晴明和源博雅都在场,还拉来了渠道总监当场谈前期宣传,显然非常重视这个项目。茨木本来倒不太在意这个,他自入行走到今天,全凭实力说话,而且如今是他喜欢的作者与他合作,无论如何他都会拼命交出满意的作品。但在商言商,上面重视总好过放养,好作品得不到好运营,烂在深巷里不见天日的事情,他这些年也见了不少,因此老大们的态度无异于给了颗定心丸,大平安京的团队摆在这里,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他所要做的,就是认真完成自己的任务,拿出质量上乘的作品来。

茨木童子是什么人设?行动力超强,有过拖稿到最后几天才开始肝,却保质保量准时完稿的记录,放到任何副本里都是个一拳破关的角色。说白了,艺高人胆大。但这次合作对他来说意义非凡,可以说是用爱发电,拖延自然是不存在的。他和酒吞讨论过后,花一周时间肝完了一套主要角色人设图,中午刚发出去,既然自家编辑这里已经过关,剩下的就看原作者满意度有多少了。

他百无聊赖地喂球球吃完了玉米片,开始专心挠它软乎乎的肚皮。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茨木懒洋洋地转头去看,立时惊得差点把手里的毛球扔出去。


“你在家?”

茨木接起来,酒吞便直截了当地问。

“在!有什么事?”

“嗯,图看过了,刚好我也在搞脚本,你方便的话,待会我们碰个面直接谈下,”酒吞顿了顿,“嗯……你画画的设备不好搬吧?不然我下楼去你家?”

“好啊,呃,什么时候?”

“十几分钟吧,还需要多留点时间给你打扫房间吗?”酒吞玩笑道。

“当然用不着!”茨木急得提高了音量,“我可是很爱干净的,不然你现在马上过来好了!”

酒吞在那头笑起来,低沉的笑声清晰地传到耳朵里,仿佛那人正贴在他耳边似的,让茨木心里跳了一下。

“等着,本大爷现在就过去。”




————————————————


酒吞抱着笔电站在茨木家门外时,离挂断电话刚好过去十分钟。

他仔细确认了门牌号,才抬手敲了三下门。

门几乎是立刻就被打开了,茨木站在门口冲他笑,酒吞总觉得那笑容里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局促。

“打扰了。”

他迈入房门,简单地看了几眼,这间公寓的户型与他自己家相似,都是开放式厨房,厨具种类不多,看得出主人不太花心思在烹调上,冰箱倒是很大。壁架上摆着许多游戏手办和奇形怪状的工艺品,大多是很有设计感的怪兽或机甲。地毯边堆着几本美术工具书,窗边是可升降的绘画台,整间屋子宽敞明亮,装潢简洁。

“要喝什么?”

“水就好。”

酒吞坐到沙发上,鼠笼里的黑色毛球像是感觉到陌生的气息,从滑梯上滚下来,蠕动着缩进了小房子里。

“……都这样,见人就怂。”

茨木端着水杯过来,见状摇了摇头,在酒吞身边坐下,凑过来看他的电脑屏幕。

“怎么样,有什么要修改补充的地方吗?这只是初稿,有问题尽管说。”

“我觉得可以了,”酒吞盯着屏幕上的大江山鬼王道,“但这个反重力头发真的不要紧?”

“啊哈哈,这里是方便看背后细节,再说鬼王大人是出场带风的么,画的时候还是会正常画的,虽然很想刷刷时髦值,但毕竟不是怪力乱神题材啊。”

“时髦值……”酒吞被他逗笑了,“好的,不过这个红色,总感觉跟我的头发很像。”

“是的,被你看出来了……”茨木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之前就想问,鬼王的头发也是红色的,你写这个角色时候有参考自己吧?”

“嗯,算是吧,”酒吞承认,“本身就是因为同名,才对他的传说故事很好奇,最终决定写这样一本书……话说回来,你也是吧,因为主角里有茨木童子,才对这本书有兴趣?”

“呃,一开始是这样,但后来就纯粹是被故事吸引了!”

茨木连忙解释。

“是嘛,能得到茨木童子本人的承认,看来本大爷还算成功?”酒吞开了句玩笑,“不过之前本大爷还以为你的头发是染的,现在看来,也是天生的吧。”

“是啊。”

茨木老老实实地点头, 没有多说,视线转回屏幕上自言自语道:“果然还是红色比较霸气。这么耀眼的红色真的很难调,我总觉得还不够好,哪里还差点什么……”

还是个完美主义者呢。

“已经很不错了,白色也很好啊,表现重点该说是疏离还是神秘感……”

酒吞也看着屏幕,一双角色图并排展开,不得不说茨木的画技确实很不错,神情表现细腻,同是似笑非笑,鬼王的眼神极具上位者的威严,罗生门之鬼则是毫不掩饰的傲慢。

太阳和火焰,灼热的、狂傲夺目的红。

月亮,新雪,在黑暗中发光的冷而孤高的白。


所谓交相辉映……吧。


“没问题的话,就看脚本吧?”

茨木询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酒吞回过神来,打开文档,茨木凑过来认真地读,脑袋与他的肩膀挨得极近,酒吞略一偏头,就能看到他棉花般蓬松的头发,发顶藏着一个小小的旋。

“唔……可以,差不多能明白,只是有几个地方……不然我现在简单画个分镜试试看。”

读了半晌,茨木直起身提议。

于是酒吞跟着他走到工作台边,坐在飘窗上,看他寥寥几笔勾出一格镜头,偶尔停下来思考片刻,很快完成了一页。酒吞不会画画,只觉得神奇,贴近茨木去仔细看他的屏幕。

“大概就是这样!画得有点草,不太好,凑合看看。”

不多时,茨木放下笔,转过脸来对他笑笑。

酒吞一愣。

“哪里不好?”他草草看了几眼,问道,“你怎么老是说自己画得不好,怎么样才算好?”

茨木也被他问得一怔,挠了挠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是……怎么说,实在抱歉,我太喜欢这部小说了,之前做梦都没想到能有机会跟你合作……总之我尽全力了,但总觉得自己画得还不够好,没法表现出原作那种感觉,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虽然是这样的话语,他却说得不卑不亢,态度诚恳,看起来完全没有客套或遮掩的意思,而是真的在认真反省。

酒吞感到有点头疼。

“你这样不行,哪有这么工作的?”他开始跟对方讲道理,“本大爷现在不是你的……偶像?还是什么,而是你的工作伙伴,以后还要合作很久。追求完美是好事,但你要是一直带着这种……这种粉丝心态去苛求自己,别说给自己的压力有多少,本大爷也会觉得压力很大好吗?”

“是这样吗?”

茨木想了想,脸上浮现出茫然的神色:“我只是……我以前没有这么喜欢过什么东西,不知道怎么做才合适……有我这种粉丝,会觉得困扰吗?”

酒吞失笑。

“做粉丝很好吗?都说了,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你还把自己当成普通粉丝?”他数落道,“本大爷那么多读者,你不过是其中一个,你觉得这样就可以了?你的野心呢?”

“当然不是!”茨木迅速反驳,“我想帮你越走越远,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有多厉害!战友还是队友什么的,总之、总之想要你承认我……”

他越说越丧气,头垂下去,看着自己的手掌,白色的头发被椅背蹭得凌乱,模样让酒吞想到从前,他们还不知道彼此身份时,茨木每次都是这么一副散漫的样子出现在他面前,挤进他的私人空间,仿佛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无需矫饰,自然而然。

他忍不住摸了摸茨木的头,柔软的头发摩擦着他的手心,从指缝间不老实地挤出来挠他的手背,有一点痒。


“本大爷已经承认你了,不然怎么会跟你合作?”他叹道,“连这都想不明白,你别是个笨蛋吧。”


茨木愣住了,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脸上的神情渐渐明朗起来。

“我,你,我,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

“你说呢?”酒吞哭笑不得地收回手,“别说,你这股傻劲儿,还真有那么点像罗生门之鬼。”

“那你就是我的朋友,鬼王酒吞童子!”茨木得意地接话,似乎对自己的机智很是满意。

“……啧,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就勉强允许你陪本大爷喝酒好了。”

酒吞板起脸,抛出一句书里的台词。茨木睁大眼睛看了半天,赞叹道:“不愧是原作者,真的很像!”

“像什么像,你见过吗?”

“不是!就,总之就是那种感觉!如果真的有酒吞童子的话,感觉就是这样的!”

茨木急急地辩解完了,才发现酒吞眼里分明有玩笑之意。他看着酒吞的眼睛,忍不住笑起来。

“又傻笑什么?”

酒吞问。

“没什么,只是感觉很奇妙,”茨木歪在椅子上,又叫他,“我的朋友,酒吞童子啊……”

他故意模仿那种恳切的说话方式,声调欢快地上扬着,很有点浮夸的意味,于是酒吞也被他逗笑了。他们相对而坐,笑得不能自抑,又不约而同地想到,千年前传说中的两个恶鬼,是否也有过这样安宁的时刻。阳光暖洋洋地从窗外洒落进来,光线中有淡淡的微尘飞舞。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午后。



tbc

评论(57)
热度(925)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