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七)

写手吞x画手茨


忙里偷闲更个文,眼瞅着快三万了【手动再见】

顺便说下本子进度正常,会按预售数量下印,外加CP20.5少量场贩(感谢太太们伸出友情之手),不二刷。


————————————————————

7:30


茨木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抓了抓凌乱的白色头发。

他半闭着眼睛又坐了一会,才关掉闹钟,起身去洗漱。


7:40


酒吞正戴着耳机慢跑,暮春的天气稍有些热,几缕红色的发丝湿漉漉地在耳边跳跃。

上班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路过他身侧,快要跑到公寓楼前时,一辆车从他身边驶过,进了地下车库。


7:52


茨木最后核对了一遍U盘里的文件,关掉电脑,又给自家仓鼠添了食水,才抓起手机出了门。

电梯在地下一层停住,青行灯靠在车门边看手机,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了一眼。

“哎哟,今天穿这么正经。”

“当然了!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茨木拉开门坐进车内,“等等,也没有很古板吧?”

“……挺帅的,别紧张。”

青行灯失笑,也上了车,拍拍他的腿,发动了车子:“去吃早饭喽?”

“嗯。”


8:05


酒吞头上顶着一块毛巾,从面包机里取出烤得焦黄的吐司,煎蛋和培根在盘里散发着油脂的香味。

他擦干头发,将毛巾搭在椅背上,坐下来喝了一口咖啡,开始吃早餐。黄毛球也从小屋子里钻了出来,踩着干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8:30


茨木心不在焉地用叉子戳着盘里的班尼迪克蛋,金黄的蛋液流到了松饼上。

“这位小朋友,你几岁了?好好吃东西可以吗?”

青行灯实在看不下去,夺走他的叉子,茨木又迅速抢回来。

“你别管我,我需要冷静冷静。”

他一脸严肃地说着,咬住吸管,顷刻间把大半杯橙汁吸见了底。

“我的天哪,你怂什么?”青行灯哭笑不得,“一会儿启动会上可不许这样。”

“我就是……我就是太激动了!”茨木放过了橙汁,开始继续折磨他的早饭,“烈焰老师!我唯一真情实感的偶像!等会就要和他本人见面谈合作了我怎么这么幸运……我能不能要签名?可我没带本子……要不让他签在我衣服上?他会不会不高兴?”

“……”

青行灯叹气,放下叉子开始补口红:“我真的是服了你,我看哪怕烈焰老师本人有八个脑袋满头触手,你都要扑上去求合影。”

“你太肤浅了,脸不重要,能写出这种小说的人,他的人格魅力绝对不可忽视,哪怕本人已经中年秃顶也……不,等一下,我怎么能这么说烈焰老师……对不起,我忏悔,”茨木认真地说,“秃也没什么,干脆剃个光头,多么霸气!”

“……我看你根本没在反省,”青行灯看了眼腕上的表,“抓紧吃,你也不想第一次见面就迟到吧?”

“……!”

茨木立刻行动起来,三两口把松饼和蛋全部消灭,擦了擦嘴角的酱汁,起身走人。青行灯摇了摇头,拿起手包跟上。


8:50


“……你还挺早。”

大天狗抱着笔记本走进会议室,挑了挑眉毛。

“路上不塞车,就到得早了。”

酒吞把投影设备都开起来,坐回椅子里,顺手拿了一支笔在手里转。

“看来你休息得不错,”大天狗抬起头看他一眼,“胖了。”

“去你的,你才胖了。”

酒吞笑着骂了他一句。

“没你多,”大天狗推了推眼镜,“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干活?”

“哪有这么快?漫画项目周期可长得很,本大爷总要全程监督的吧?”

“少扯,你哪来的工作量,明明都在漫画那边了,”大天狗毫不留情面,“不过说实话,这个画师水平不错,自己公司的人,又刚好是你想要的风格,省了不少功夫,运气还是挺好的。”

“啊,是啊,确实是个好的开始。”

“还有,画师的编辑跟我说,他读过你的书,算是你的粉,所以这次合作对方很诚恳,看试稿的完成度就知道了。待会你态度好点,别给人家脸色看。”

“你想多了,”酒吞面无表情道,“本大爷只给你脸色看。”

“呵呵。”

大天狗还想说什么,门外却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

“……来了。”

他和酒吞交换一个眼神,起身回头,一只手已经按在了会议室半透明的玻璃门上。



“还好还好,准时啦,”青行灯从工位上抄起笔电,片刻不停地大步走向会议室,“高峰期的电梯就是这样,你平时不来公司不知道。”

“也太夸张了,”茨木理了理衣领,“他们到了吗?”

“应该快……哟,到了。”

青行灯边说边推开那扇玻璃门,已经有两个人在会议室里了,她跟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金发男人打招呼,愉快地说了些什么,而茨木完全没有听清,他满眼都是长桌背后那个男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会议室里光线明亮,连带着那头红发都给衬得鲜艳许多,因此断无看错的可能。与此同时对方的眼睛也微微睁大了,但很快就在编辑的呼唤声中回过神来,唇角一勾,展开一个笑容。


“是你啊?”酒吞大方地打招呼,“这才是真巧啊。”


咔哒。

时钟的针指向了九点整。



——————————————


会已经开了十几分钟,茨木还是没法把眼睛从酒吞身上移开。

自己的偶像和自己住在一幢楼里,还成为了关系良好的邻居,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其实是很小的,也就小说里老是喜欢这么写,因此茨木不能淡定也在常理之中。但酒吞似乎并未被意料之外的照面影响分毫,只是坐在桌子对面,抱着胳膊一动不动地听大天狗讲话。说实在的,茨木不是没有想过烈焰之酒会长成什么模样,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迈的,年轻的,他在脑子里想象了许多个来回,唯独没有想象过会是酒吞这样——他太好看了,一般人是难以想象出这种好看的,就像那句话说的:完全可以靠脸吃饭。而此时此刻酒吞——烈焰之酒就坐在那里,衬衫袖子卷到手肘,胳膊随意地搭在转椅扶手上,一双眼冷静淡定地注视着屏幕,又令他觉得本来就该是这样,因为烈焰之酒是个完美的人,符合他心中所有美好的想象,只是坐在那儿,就给人以沉稳安定的感觉,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法令他动摇。茨木看着看着,也平静下来,收回心思,投到会议内容上。

“……所以我们这边大致是这样的情况,后续也可以配合宣传再放出新内容,目前也想了解一下画师的思路。”

大天狗结束了发言,目光看过来,对面那双紫色的眼睛也从屏幕上移开,注视着茨木。

茨木知道,这是他第一次以崭新的身份正式进入这个男人的视线,不是作为读者,也不是作为邻居,而是即将长期合作的伙伴。接下来他的表现,决定他是否能得到对方的信赖,比重是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九十。

他定了定神,沉着地开口。



“好,是这样,整部作品我也仔细读过,因为题材的关系,如果按照现有内容去完整表现,在保证作画质量的基础上,以半月刊形式连载比较稳妥,预估规模在……”

酒吞听着对面那人的说明,一只手不露声色地在桌面下缓缓敲打膝头。

简明扼要,干净利落,即使对漫画创作全然外行的酒吞,理解起来也毫无障碍。对面的茨木像是变了一个人,私底下的那些大大咧咧完全不见踪影——不,也不尽然,如果说他起初还保持着谨慎的姿态,讲到后面则愈发放松开来,像是遗忘了对面就坐着他口中“全世界最喜欢”的作家似的,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专业领域里,兴致勃勃地连说带比划,眉眼间神采飞扬。大约是太热,或者太兴奋,或二者兼而有之,他的脸色有点发红,边说话边摸索到脖颈下方,手指灵活地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却在眼神转向酒吞时动作一滞,又立刻扣了回去。酒吞认识的那个茨木的痕迹,从这一点点小动作里泄露出来,令他忍不住微微勾起唇角,又以单手掩饰——他不想茨木发现,更不想对方因为他而紧张,只是他难以自控地想要去观察茨木,毕竟身兼读者、邻居和同事三重身份的茨木,对他来说是很新鲜的,酒吞也是头一次看到茨木在工作中的样子,认真,专注,信心满满,看得出对方有多重视这次合作。酒吞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自己的缘故,无论如何,一个靠谱的工作伙伴总是能令人安心许多。

“……好的,我们这边暂时没问题了,”大天狗转向酒吞,“脚本方面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嗯……原本打算一次性提交一卷内容的完整脚本,现在我改变主意了,”酒吞沉吟着,同时注意到茨木的表情变得有点紧张,“这样,每次我提供两三话的长度,先磨合几次吧,毕竟我也没有做过脚本,工程又比较庞大,前期合作还是紧密一点的好。”

“也好,他职业习惯还算好,人也没什么特别的怪癖,烈焰老师不用担心。”青行灯笑道。

“是么?那就太好了。”

酒吞朝茨木笑了笑,对方愣了一下,才急急忙忙地收拾出一个不自然的笑脸回应他。

“好,那么我这边会尽快提交方案给晴明,等他跟博雅审批过,我们再挑个时间正式签协议。”

大天狗合上电脑起身,眼里总算也带上了点笑意:

“合作愉快。”


“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午饭什么的?”

出了会议室的门,青行灯提议。

“我约了作者,你们去吧。”

大天狗告别几人,转身走进楼梯间。

“嗳,那算了,我去找博雅开个会,顺便蹭饭,”青行灯撇撇嘴,“两位老师回家么?”

“回去的吧,”酒吞自然而然地看向茨木,“我们俩一起走就好了,没事。”

“好的呀,那就麻烦烈焰老师替我照顾他咯,”青行灯笑眯眯地搭着茨木肩膀,“我们茨木可是你的铁粉,买了好多套你的书到处塞安利,我这儿也有一套……”

“卖卖安利怎么了,写得好还不能宣传吗?”

茨木理直气壮。

“是是是,烈焰老师是世界灯塔嘛,”青行灯敷衍完茨木,对酒吞说,“我们茨木人是耿直了点,但绘画能力是没话说的,想必烈焰老师心里也有数。我带他有几年了,如果合作过程中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找我。”

酒吞对上她的眼神,点了点头。

“那我走喽~”

青行灯满意地拍了拍茨木的背,转身走开,留下两个大男人站在办公区旁边,面面相觑。


“去楼下吃个饭还是?”

酒吞见茨木没有讲话的意思,只得主动开口。

“啊,好!”

茨木应了一声,迈步跟他往电梯间走。

“你的编辑挺护着你的。”

等电梯的过程中,酒吞说。

“……那女人,老是做多余的事情。”茨木嘟囔着。

“这样也挺好,本大爷的编辑死板得不行,看见他就头疼。对,他跟本大爷合作也挺久了,看着挺高冷的一个人,居然喜欢黑晴明——你知道黑晴明吗?就那个老写反派视角小说的,别说,他写得确实不错,很有煽动性……”

“我知道,但我还是觉得老师你写的书最好看,没有人比得上。”

茨木想也不想道。

……

“……是吗,谢谢,”酒吞艰难地挤出一句回答,“不过,你能不能别这么叫我?直接叫名字就可以了吧。”

“不行,那样表达不出我的尊敬。”

茨木一口回绝,眼睛牢牢盯着酒吞,眼神里闪烁着某种他从未在茨木身上见过的诡异的东西,让酒吞无端地寒毛直立。

“喂,我们也算认识有一阵子了,尊敬什么的没必要吧,你之前……”

不是很自来熟地在本大爷家蹭饭吗?酒吞想。

“那是之前!”但是茨木没给他说完的机会,“天哪,我怎么没早点发现,感谢青行灯给我买的仓鼠……你还看到了我的快递收件人!你一定觉得很好笑吧……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不不不,你先等一下。”

酒吞实在无法忍受身边等电梯的上班族们异样的眼神,一把拉过兀自喋喋不休的茨木,匆匆走进楼梯间。

“你这家伙,不要在外面讲话这么直白好吧,我们要被当成奇怪的人了。”

酒吞一边下楼梯一边数落他。

“……哦,好吧,”茨木乖乖点头,“听你的。”

酒吞几乎不想说话了,他常年不与读者粉丝接触,只是隔空观望,并不熟悉这种生物是什么样子。他之前只觉得对着一个陌生人大谈偶像的茨木很有趣,没发现茨木面对偶像本人时竟然如此难搞。如果他的读者都是这个画风,那简直是灾难。


“呃,这儿没有别人了,我能再问个问题吗?”

酒吞一回头,迎上一双在阴影中熠熠生辉的浅金色眼睛,不由得被对方脸上认真的表情所震慑。

“……你问。”

“我之前就在好奇了,老师你……你头发的颜色真的很罕见,但看起来不像是染的,莫非是……天生的吗?”茨木兴奋却又谨慎地问。

……

酒吞感到一阵脱力。

“对,天生的。”

他简短地回答,继续走下台阶,身后传来对方得意的声音:“我就知道,这么漂亮的红色根本染不出,绝对是天生的。天哪这也太酷了吧,老师你真的太完美了……”


酒吞装作没有听到他的一连串惊叹,只是机械地往前走。

他开始想要推翻自己说过的话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人总是会明白今天之前的自己有多愚蠢,这是会成长的东西才拥有的特权。而他此时满脑子都只想着一件事:

以前觉得这种生物很可爱,怕是脑子里进多了水。



tbc

评论(47)
热度(928)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