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六)

写手吞x画手茨。


今天星期五呀明天不上班呀~~~~~~~~~~~

——————————————————


等到发了今天份的更新,酒吞回过头来统计,发觉这篇文已经不知不觉写了九万多字,大约完成了大纲接近一半的内容。虽说是休息期间写着玩的作品,他也尽量按照日更的节奏去写,以保持良好的文字触觉。有时会写得少一点,大部分时间能写得多一点——因为不同于商业作品,这个故事不需要太过精细严密的规划,也不必和编辑时刻保持沟通,可以说完全是放飞自我的产物,写起来自然十分顺畅。

但放飞过头总是容易脱轨,他仗着自己是原作者,直接沿用了原书的人设和角色性格,没有重做人物关系规划,加上文章内容主要是原作时间线背后的群像故事,cp也是按照原作来,写到眼下这个进度,他才不得不面对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怎么处理感情线?


世界上写作的人千千万,每个人的作品风格都不相同,以酒吞来说,他会花心思构建完善的背景设定,追求丰富的细节和真实感,故事架构也都较为庞大,对人物情感的描写则相对精简,往好听了说,是给读者留下足够的揣摩空间,往难听了说,是战略性扬长避短——这是大天狗的总结原话,即使酒吞和自家编辑向来不对付,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他对人类的理解,好像集中在赤裸的现实层面,笔下人物的行动都由利益纠葛去推进,偶尔出现纯粹的情感导向型角色,就写得不那么出彩,爱情更是他在作品里竭力回避的部分,情侣组要么出场时自带恋人身份,要么关系背后另有目的,剩下的部分,就全靠老掉牙的英雄救美、欢喜冤家来套路读者。好不容易写出一对群众呼声高的cp,还是无心插柳给插出来的,尽管读者反应不同于作者预期也很正常,他还是多少有点耿耿于怀,不然也犯不着书都完结了还在这里纠结人物关系。

而在《大江山》这部小说里,茨木童子就是一个情感导向型角色,从相遇开始,他便全心全意地追随着“鬼王”酒吞童子,追溯他的一举一动,背后动机皆与他的鬼王有关,这也是导致酒茨股暴涨的主要原因——纯粹而忠诚的关系,总是令人动容。

原本酒吞是拒绝把这种角色安排进主线的,奈何纵观各地传说,鬼王大人的其他部下全部处于酱油状态,唯有茨木童子活跃异常,某些版本里甚至有他是酒吞童子的养子乃至情人的说法,虽然不排除故事在流传中被添油加醋的可能性,但能产生这种传言,足可以说明二人关系亲近,这也是众多作恶的传说之中,唯一能够窥见恶鬼的人心的地方。

既然如此,茨木童子这个角色的塑造,就对整个故事乃至酒吞童子的塑造至关重要。由于故事是人类的故事,二人的年龄差不会也不能太大,最后便设定成了朋友关系,如此一来,茨木童子的武力值要高,至少得与酒吞童子相去不远,同样的,头脑也要保持足够的清醒,这样才有可能得到鬼王的认同,性格上最好能热烈耿直一些,与酒吞童子形成互补。而作为整部小说的核心人物,酒吞童子自然是冷静、理智又强大,拥有领袖所必备的关键品质,以及一点无伤大雅又能丰富人物形象的小嗜好……

“没头脑和不高兴?”

大天狗看完人设后这样嘲笑他:“你以前可不怎么喜欢写这种类型的搭档。”

“总待在舒适区里多没意思,”酒吞耸耸肩,“到时候披个马甲,谁也不知道是本大爷,烂了也不砸招牌。”

大天狗已经对他这种操作见怪不怪,只说了一句“不要对角色控制欲太强”,就放他自生自灭去了。

等到酒吞真的动起笔来,才发觉实际难度比他想象得要高:他对茨木童子这个角色的动机实在拿捏不准,总是试图给他的行为背后加入理性思考,导致二人的对手戏怎么写都枯燥无味。

他很快停了笔,对着大纲反思良久,直到大天狗那句话浮现在他脑海中,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实际上,作为一个忠诚的追随者,茨木童子的想法应该并不复杂,他只是将酒吞童子视为他的朋友,目标,偶像,王,或者还有别的什么,背负着多重期待的酒吞童子,自然而然就变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简而言之,一切都是厚得要命的粉丝滤镜在发挥作用。

而人无完人,酒吞童子有心,自然就会有缺口,随着故事的进展,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越亲近,越会在对方面前暴露出脆弱不稳定的一面,茨木童子也会逐渐意识到,酒吞童子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完美,然后他心中刀枪不入的神像会慢慢坍塌,他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同时不得不学着接受真实的对方:鲜活的,有情绪的酒吞童子。

……如今看来,这个故事还真是从诞生之初就自带问题属性。毕竟本质是以历史传说为蓝本进行再创作,人物塑造自然要参考传说原型,成长轨迹会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小说本体怎样都好,手上这篇文的目的是越写越不明确,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坑了。


酒吞想得头疼,切了界面去收割评论,有一条特别特别长,密密麻麻的,在短评之中分外显眼。酒吞失笑,把它复制下来贴进文档统计字数。

可以的,是之前的两倍有余,也不那么假大空了,总算知道点评内容了。有进步。


他拿起手机,打开私信。


————————————————


“(ㅍ_ㅍ):太太在吧,有点事情想跟你讨论下。”


茨木一不小心捏扁了牛奶盒,幸好里头不剩下多少,但还是溅了几滴在睡衣领口上。


“无照驾驶:……小姐姐,你怎么又知道我上线了???你现在是去路人太太评论里逮我了吗???”

“(ㅍ_ㅍ):………………”

“(ㅍ_ㅍ):你就当是吧。”

“无照驾驶:服了服了,有什么事?”

“(ㅍ_ㅍ):就,今天的更新我也看了,现在应该是进展到剧情中期了吧,但主角组一直没有什么感情线。”

“无照驾驶:嗯,所以呢?”

“(ㅍ_ㅍ):……挺好奇的吧,你不好奇接下来的发展吗?”

“无照驾驶:好奇,但是太太写什么我看什么,安心等着就好了。”

“(ㅍ_ㅍ):……这样,我还以为你喜欢这对cp,应该会很期待他们的感情发展。”

“无照驾驶:hmmm……话是这么说,但太太这文又不是个cp文,而且作为原作向已经足够好吃了,我只希望她能顺利写完就好。”

“(ㅍ_ㅍ):话说回来,你是怎么萌上这对cp的?”

“无照驾驶:哇,这作品里不萌他们俩还能萌谁啊?”

“(ㅍ_ㅍ):比如河童跟鲤鱼精?青蛙瓷器跟雨女?”

“无照驾驶:……你别误会,我不是对bg有意见,只是这两对在原作里的关系比较确定了,张力不像这对那么足,展开的空间也小。”

“无照驾驶:而且他们俩多可爱啊?我一想到结局,简直吐血三升。。。”

“(ㅍ_ㅍ):……这么说,你是因为结局太虐才想找糖吃?”

“无照驾驶:也不是……就是关系很吸引人,比如说两个人虽然没少吵架,但都能和好,那种互相信赖的感觉真的很棒。”

“(ㅍ_ㅍ):是的,罗生门之鬼是那种很真诚的角色,虽说经常好心办坏事,但让人没法对他生气。”

“无照驾驶:对,鬼王就比他成熟得多,是个很好的引导者,而且他看起来也习惯了罗生门之鬼的性格吧,大多数时候都是一脸冷漠地看着罗生门瞎扑腾,想想就很好笑!”

“(ㅍ_ㅍ):……噗。”

“无照驾驶:哎,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相处方式了。”

“(ㅍ_ㅍ):但说实话,这种感情也确实很难界定。”

“无照驾驶:我倒觉得这样也挺好,罗生门之鬼眼里除了他的挚友,几乎没有别的东西,鬼王虽然嘴上嫌弃他,但也会拉他去一起喝酒啊。”

“(ㅍ_ㅍ):……所以你这是盖章双箭头了?”

“无照驾驶:只是我个人理解,原作者的想法谁都不知道不是吗?再说了,罗生门之鬼那种性格,每天只知道力量力量的,就算要发展点什么也很困难吧。”


茨木说到这里,突然灵光一闪。

他快速打了几个字,从沙发上跳起来打开电脑,又回身给自己倒了杯水,迅速坐到桌前握住笔,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然后笔尖就悬在了板子上方,怎么也落不下去。


“……嗯?”他瞪大了眼睛,“刚才到底想画什么来着????”



————————————————



“无照驾驶:我去画画了回见”


酒吞又看了一遍对话,面无表情地放下手机。


这画手说得好像也不无道理,仔细想想,他笔下写出来的茨木童子,确实是一根筋的个性,因为样貌异常,他自幼就被身边人呼为鬼子,冷漠对待,没有感受过多少正面的感情,也因此养成了情爱让人软弱的错误认知。而同样不被接纳的酒吞童子,却能仅靠自己的力量过得潇洒快活,茨木童子正是从他身上看到了不同的人生,才下定决心追随他,那种渴望,本质上还是对力量的渴望,和找寻自身存在之处的渴望。

……虽说他确认的方式是“希望被强者支配”这一点,确实有些糟糕,但假定真的有机会推进关系,茨木童子不反而成了不开窍的那一个吗?


酒吞还是头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从前考虑的重点集中在“该不该”上,从来不想“能不能”。如今他才猛地发现,即使他作为亲爸想让这两人之间发生点什么,好像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原作者,这点程度当然必须搞得定。

感觉受到挑战的酒吞立刻开始认真思索怎么才能让这两个家伙合情合理地顺利谈起恋爱,完全遗忘了半小时前自己还在纠结他们到底应该是什么关系。


夜深了,公寓中大部分住户都已熄灯,只有那么两点灯光还亮着,隔着黑暗遥遥相望。

世上就是有这样只存在于暗夜里,无法交汇的光明,但假若知道自己并不是黑夜中唯一的孤灯,也就能更有力地燃烧下去,直到共同守候的天明来临。



tbc



评论(51)
热度(988)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