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五)

写手吞x画手茨。

呀~一不小心两个月就过去了呢(≧w≦;)
虽然这个月一直在掉线,其实勤勤恳恳地写了快5w,没有咸,绝对没有!
总之接下来就慢悠悠地填坑啦,摸索摸索手感先。

——————————————————

晨光熹微,窗外惯常传来清脆的啾啾声,预示着今天又会是个好天气。
茨木在鸟鸣声中翻了个身,直接从沙发滚到了地毯上,地毯很软,但坠落的失重感还是惊醒了他。他睡眼朦胧地靠着沙发坐起来,只觉得脖子疼,肩膀也疼,跟昨天半夜有人溜进家里打了他一顿似的。
他抓了抓头发,半睁着眼睛到处摸手机,最后从屁股底下摸了出来,按亮屏幕,上面赫然显示着评论栏,写了一半的评论还躺在里头,最后一行全部都是看不懂的字母乱码。
……
“不……啊。”
茨木一下子清醒过来,头疼地捂住脸。

昨天路人太太突然恢复更新,一次更了几乎是平时两三天的分量,他绞尽脑汁想好好写个长评投喂太太,奈何语文水准拖后腿,绞着绞着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然忘了自己本来要说什么。
他呆坐片刻,抹了把脸,决定先爬起来去洗漱,完成今天的工作之后再好好看一遍。

烈焰之酒这个作者,说起来是跟他在同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门,也能算同事了,只是平日没有合作机会,茨木再喜欢他,也不好特地跑去打扰,这点粉丝的基本修养他还是有的。据青行灯说,烈焰老师本人是个严谨的人,跟文字风格差不多。既然是同公司的跨部门合作,前期就省了不少繁琐流程,可以直接开始准备试稿,但即便这样,试稿也是个大工程,别的不说,光人设就够他折腾的了。好在这本书他来来回回看了许多遍,画同人时也了解过一些历史资料,脑子里多少还有点想法,不然面对这么庞大的文字量,前期准备都要花上一两天。
洗漱完毕,他把手机扔在沙发旁充电,抱着水壶和青行灯带来的一袋子点心,坐到电脑前,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摩拳擦掌准备开工。
怎么说也是第一次跟真心喜欢的作者合作,绝对不能掉链子。



同一时刻,酒吞刚结束了晨跑,踏进家门。
他冲了个澡,靠在料理台边动手磨咖啡豆,磨着磨着,就开始走神。
昨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哪怕过了一晚上再回想,尴尬感也分毫未减。酒吞想起茨木匆忙离开的表情,越发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当成了奇怪又没礼貌的人。
是不是正式道个歉比较好?或者请他吃个饭赔罪?现在是不是太早了,对方看起来不像是规律作息的人,也许还没起床?
咖啡豆已经磨得很碎,散发出醇厚的香味,酒吞还站在那机械地转动着手柄,实在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他待人接物从来都冷静克制,很少有机会发生这样尴尬的事情,一想到对方说不定给自己贴上了奇怪的标签,他就浑身不自在。

纠结半晌,他还是发了条信息过去,简略但诚恳地道了歉,并感谢了对方提供的磨牙玩具。
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回复。
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回复。
……
一直到酒吞写完了今天份的更新,对方都没有任何动静,直接打电话过去又似乎不太合适,看来也只能再等一等。
酒吞揉了揉额角,决定起来吃个晚饭再修文。家里的酱油快用完了,于是他随意披了件外套,下楼去了便利店。

酱油应该是在……
酒吞慢慢地边走边看着货架上的瓶瓶罐罐,肩膀突然挨上了另一边的人。
“不好意思。”
他条件反射地转头道歉,旁边的人也抬起头来,头发凌乱一脸冷漠,琥珀色的眼睛眨了几下,可不正是他联络不上的茨木?
“哟,真巧!在找什么?”
他正在思考怎么跟对方打招呼,茨木已经态度自然地开了口,一副毫无芥蒂的样子。
“买酱油,”酒吞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顺着对方的节奏答道,“你呢?”
“辣椒酱。”茨木从货架上拿出一个瓶子,在他眼前晃晃,酒吞见他手臂里抱着一堆东西,都是袋装拉面乳酪面包之类的速食,还有几盒饼干。
“晚饭就吃这个?”
“嗯,随便吃点,今天忙了一天工作,脑细胞都要死没了,顾不上了……”
茨木抱怨着跟他一起往收银台走。
“我给你发的信息你没收到吗?”
“啊……今天还没看手机,有什么事?”茨木说着就要伸手去掏衣兜,一盒饼干从怀里掉出来,酒吞眼疾手快地接住。
“没什么事,本来是打算请你吃晚饭来着,结果你一整天没回复,”酒吞这下明白了对方八成根本不在意昨天发生的事,心情也轻松起来,笑道,“不过现在回复也来得及,刚好我回去就要做晚饭,多你一份也不麻烦,怎么样?”
“可以吗?”茨木低头看看怀里的东西,像是有点不好意思。
“可以哦,就当谢谢你的磨牙玩具,我的仓鼠今天乖多了。”
“那……那好吧,那就打扰了。”
茨木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总算显得不那么死气沉沉,有了点年轻人的精神劲儿。酒吞看他几眼,暗自下了结论:还是这样看着顺眼些。

两盘热气腾腾的炒面很快出锅,铺上一只黄白分明的荷包蛋,再撒一把木鱼花,一点海苔碎,看起来已经足够诱人。
“——!好吃!”茨木夹了一筷子进嘴,眼睛唰地亮起来,“你也太会做饭了吧!”
“自己住久了,就会了,”酒吞戳破荷包蛋,“你不是也一个人住?平时在家里不做饭么?”
“呃……”茨木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我也会做一点简单的,但没你做得好吃,而且工作忙完了就懒得动了,差不多是靠外卖活着……吧……”
“这样,也能理解,你工作强度很大吧?感觉每次碰见你都不太有精神。”
酒吞不动声色地试探道。
“啊哈哈哈……其实还好,因为最近有新项目,就忙起来了。是很重要的项目,搞得我压力很大!”茨木愁眉苦脸地说,“算了算了,听天由命。”
“那也得好好吃饭,”酒吞不自觉地开始教育他,“我算是做文字工作的,以前忙起来也不记得吃饭,折腾了一段时间,差点生病,后来就很注意规律作息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哇……文字工作啊,”茨木感叹道,“我很佩服做文字工作的人,感觉很厉害!”
酒吞笑笑:“你呢?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画画的。”
“那也很厉害啊,”酒吞说,“这样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半个同行了,都是创作型工作。”
“对!你也是在家里工作吧?”茨木转头看了看窗边整整齐齐的工作台,又有点不好意思,“果然做文字工作的人都很严谨吗?我的工作台……呃,乱七八糟的……”
“跟这个没关系,只是每个人习惯不同罢了,”酒吞安慰他,“我也认识那种把自己埋在纸堆里的同事,家里满地都是书,走路都困难。”
“嗯……说得也是。”
茨木想了想,也就释然了,冲着他笑:“你人真好,又聪明又会做饭,最重要的是长得帅!”

酒吞一口面噎在嗓子眼里。
“……怎么突然说这个?”
“本来就是啊,你这么棱角分明的长相很少见哎,眼睛的颜色也很漂亮,好像混血儿,身材看起来也很棒,比例很好,应该有在健身吧?我对好看的东西都很印象深刻,算是有点职业病吧。”
茨木的语气太理所当然,酒吞一时间竟然被震住了,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
“这感觉还真是……”
好半天他才摇了摇头,“你说这么直白,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谦虚一下。”
“有什么好谦虚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觉得好看当然要说出来,揣在心里多没意思,”茨木满足地一拍手,“吃饱了,多谢款待!我来帮你洗碗吧!”
“……好,那就辛苦你了。”
酒吞目送他把盘子放进水池,好笑地摇摇头。
还真是……相当耿直的个性。

拾掇好桌子,茨木走到鼠笼旁边,蹲下来看笼子里黄色的毛球。
“嗯,磨牙玩具还是挺有用的,”他评价,“但好像不怎么爱理人?你平时不跟它玩吗?”
“……它不理我,”酒吞如实相告,“这家伙只有闻到吃的才肯出来,喏,你看。”
他随手拿出一袋巧克力饼干撕开,捏着一根饼干棒伸到笼子附近,笼子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毛球很快从小屋子里钻了出来,眼巴巴地扒着笼子。酒吞摇摇头,抽回手自己把饼干吃了,毛球眼看主人又欺骗它感情,愤愤地撞了下笼子,屁股一扭钻回窝里去了。
茨木目瞪口呆,半晌才艰难地憋出一句:
“有,有个性……”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给本大爷搞来这么个玩意,不爱理人,还凶,哪儿有点宠物该有的样子?”酒吞把饼干袋子伸过去给他,“你家的也这样吗?”
“我家球球还好,每天被我拿在手里晃悠,也挺乖的……”
茨木随手拿了一根饼干咬在嘴里,愣了一下。
“怎么了?”
“呃,没什么,突然想起我前几天丢了个快递包裹,一箱子零食,后来就忘记再买了……”
茨木挠挠头,站起身,没注意酒吞动作一顿,不露痕迹地把身后的储物箱往桌子底下踢了踢。
“那今天我就先回去啦?”
走到门口,白色头发的男人又回过头来,冲酒吞笑:“晚饭多谢啦,下次我请你!”
“亲手做么?”酒吞也笑。
“呃……你确定?”
“当然,否则本大爷岂不吃亏?有蹭有还,再蹭不难。”酒吞一本正经地道。
“那好吧,”茨木耸耸肩,跨出门口,“看在你是个好人的份上,我得回去练练手先。”
“……喂喂,”酒吞失笑,“别再给本大爷发卡了啊。”
茨木咧嘴一笑,回手关上了门。

酒吞回到屋子里,在工作台边坐下,看着脚边的储物箱陷入沉思。
——他就觉得纳闷,刚搬了家,怎么就有读者知道新地址了,哪怕是公司内部的,消息也没有这么快,这下好了,为了不暴露身份,还得找借口还对方一箱零食。
不过话又说回来,用别人名字做快递收件人的家伙,还真的存在啊……
酒吞想到那个白头发的家伙谈起他的小说时,那副兴高采烈滔滔不绝的模样,忍不住又想笑。
是那家伙的话,倒也不奇怪了,这么耿直的一个人,怕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喜欢这个作者……写的这本小说。
这么一想,读者这种生物……也还挺可爱的嘛。


tbc

评论(108)
热度(1015)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