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

为自己分分秒秒地疏漏万物而向时间致歉。

【酒茨】水荔枝和水葡萄的恋爱物语

两瓶饮料谈恋爱。脑洞灭文法,短小,ooc,he。

鲜组合经过风化已经全面脱水这是事物自然的发展规律谢绝殴打


————————————————————


茨木童子躺在一个普通的冷柜里。

这个冷柜很大,他这层摆着的都是农夫山泉果味水,而他是里头唯一一瓶印着茨木童子的水葡萄。

冷柜里很亮,也很安静,厚重的玻璃门隔绝了外界,他无事可做,就又去看对面的瓶子。

对面是一瓶水荔枝,上面也印了个人物,茨木童子知道对方和他一样,都是游戏里面的角色,其他瓶子上也有,但他们都背对着茨木童子,茨木童子没办法,只得天天盯着对面,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对方太吸引眼球,那个角色衣着随意,比他暴露很多,背着个巨大的葫芦,眼神邪气,没有眉毛,红头发扎成马尾漂浮在脑后,好像头上顶了个火球似的。

长得还挺帅。茨木童子想:耳朵也是尖的,大概跟他是同类。

于是他去搭话了,他太无聊,只想做点什么打破这份安静。

你好啊,他向对方道,你叫什么名字?

水荔枝不理他。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能说话吧?茨木童子锲而不舍地追问。

水荔枝还没回话,旁边的一瓶水葡萄先开了腔:吵死了,安静点。

茨木童子只能看到瓶子侧面的黑色翅膀,于是回道:你这只鸟才吵死了。

你说谁是鸟?水葡萄冷冷道,吾名大天狗。

茨木童子不知道大天狗是什么生物,反正他也不在乎,因此他只是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

你们两个半斤八两,对面传来声音,都给本大爷闭嘴,吵死了。

茨木童子很高兴,不知是因为对方终于回话了,还是那把高傲的声音让他兴奋。

你叫什么名字啊?他和对方打招呼:我叫茨木童子,是阴阳师那个游戏里的角色,你也是吧?

……嗯,本大爷的名字是酒吞童子。

是个好名字,和茨木童子的名字很相似,因此茨木童子更高兴了,就开始夸赞对方。

你长得真帅,他说,发型也很霸气。

酒吞童子哼了一声,听不出他高不高兴。

你怎么只有一只手?他问茨木童子。

我也不知道啊,茨木童子努力回忆:好像是被人砍掉的吧,我对游戏里的事儿不太记得了……那你为什么背着个葫芦啊?

酒吞童子想了一会。

本大爷也不记得了,可能是喝酒用的吧。


他们正闲聊着,冷柜的门打开了,一瓶水柠檬被拎了出去。

这里好无聊。等门重新关上,茨木童子又说,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

酒吞童子嗤笑:你傻吗,等你见到外面了,就离被喝空扔掉不远了,在柜里待着,起码还能想吵就吵,好死不如赖活着。

你好聪明啊,茨木崇拜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可能人物智商比你高吧。酒吞说。

茨木想想也对,就问:那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啊?

酒吞说:不断电就能很久。

茨木又问:很久是多久啊?

酒吞说:……你好烦啊。

茨木有点不好意思:我不是,因为你好不容易愿意跟我聊天了啊,我想跟你多聊一会。

酒吞说:聊什么?

聊……我也不知道聊什么,反正和你聊天很高兴。

就这样?酒吞问:要是旁边那鸟人跟你聊天,你也高兴?

那……也不是。茨木想了想,很诚实地说:我不想跟他聊天,只想跟你聊天。

“鸟人”重重哼了一声,没说话,酒吞也没再说话,但茨木总觉得听见酒吞很轻地笑了一声。


冷柜里的果味水被拿走一半了。水柠檬和水柚子分别只剩下两三瓶,茨木在后面看着黄色和绿色的瓶子,心里很愁。

别瞎想了,酒吞说,早晚都要有这么一天,想也没用。

茨木想想也对,不能浪费聊天的时间。于是他又振作起来:他们好像不太喜欢葡萄味,说不定我们能多待一阵子。

那得他们也不喜欢荔枝味才行。酒吞说。

茨木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荔枝味……你是什么味道的啊?

酒吞说我……本大爷哪TM知道。

反正肯定不是我这样的味道。茨木自顾自地说,我就是葡萄味的,有点浓,不太甜,还带点涩。

本大爷反正就是荔枝味。酒吞气定神闲。

茨木发自内心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但是感觉很厉害。

你是不是傻。酒吞嫌弃地说。他老说茨木傻,茨木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并没有不高兴,反倒觉得这样挺好。

真好。他发自内心地感叹:和你一起待在这挺好的,希望永远不要被卖掉。

……

酒吞轻咳一声。

本大爷也勉强觉得待在这还不错吧。

为什么还不错,茨木没有问,他只是问:人类管我们这种关系叫什么?

酒吞不说话了。

茨木耐心地等着,但酒吞再也没说话,冷柜里又恢复了安静。


又过了不知多久,有人打开了冷柜的门,把水葡萄一瓶瓶拎出去,又挨个放回来,最后摸到了放在最里面的那一瓶。

“找到了!茨木童子!”

茨木听见一个女孩子兴奋的声音,但他没空管她在说什么,他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他看清冷柜里剩下的水葡萄,里面没有另一瓶茨木童子,全是黑色翅膀和长着鸟头的鸟人。对方是冲他来的,他想,他要被买走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那瓶水荔枝——再也见不到酒吞童子了。

他很难过。

“哎呀。”

女孩子手一滑,瓶子差点摔在地上,原来是冷柜里温度太低,饮料瓶身上已经凝结了一层水雾。

她没在意,把水葡萄递给身边的男孩子,继续翻找。

“你在找啥啊?”男孩子问。

“我找酒吞啊,”女孩子说着就把那瓶水荔枝也拎了出来,“太好了,最后两瓶嘻嘻嘻~”

“你干嘛不买大天狗和鬼使黑?”男孩子问。

“因为他们两个是朋友嘛~”

女孩子提着两瓶饮料去结账,茨木很快被装到袋子里,挨着那瓶水荔枝,他看不见对方的脸,但他知道那是酒吞童子,他们没分开,而是要一起去一个未知的地方了。

这种感觉也挺让人兴奋的。茨木又想起了女孩子嘴里说的“朋友”。

原来人类是这么叫的。


他们又被摆到了同一个冰箱里。

周围很冷,黑乎乎的,但茨木知道酒吞就在他旁边,挨着他,离他很近。

酒吞不说话,他不怎么主动和茨木说话,所以茨木一如既往地先开了口:


我的朋友啊。

他喊酒吞。


过了好半天酒吞才应了一声:……嗯。




————————————————————


第二天妹子打开冰箱把水荔枝倒进了水葡萄里。

总而言之他们没有说话,但都在想同一件事:

我的朋友/那家伙原来是这个味道啊。





结尾明明是车你们怎么不领会精神呢(痛心)

评论(106)
热度(975)

© 千川 | Powered by LOFTER